炒股知识 | 股票形态 | 技术指标 | 炒股技巧 | 看盘经验 | 美股港股 | 股指期权 | 专家股评 | 股市动态 | 书籍视频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股指期权 > “三元五元”成了生命线 活下来的煤企会念“期货经”

“三元五元”成了生命线 活下来的煤企会念“期货经”

2017-12-31 09:37:33 作者:admin 点击:

泰德煤网是一家提供供应链管理型煤炭流通服务的公司,年经营量约为1500万吨,是国内最早参与郑商所动力煤期货的动力煤企业之一。期货套期保值直接解决的价格风险问题,间接解决的是企业的融资问题,通过期货套期保值操作,一方面可以保证企业微利运行,另一方面可使企业放心扩大规模,如果一个企业年贸易量从500万吨做到5000万吨,有稳定的盈利模式,融资就不是问题。

  短短四年时间,煤炭价格从黄金跌成了白菜。记者近期对多家煤炭贸易商调研发现,传统煤炭贸易商已经经历了一次行业大洗牌,大多数企业度日艰难。煤企人士认为,即使煤炭价格回暖,此前盛况将难重现,单腿走路的现货经营策略需要改变。

  而一些先觉先行的企业无疑成为这一轮煤企变革的典范,早在行业变局前,他们已经跳出了传统产业的窠臼,向互联网+延伸并熟练运用各种金融工具分散风险。

  □本报记者张利静

  “三元五元”成了动力煤企业生命线

  2012年开始,动力煤价格不断下跌,煤炭产业风险积聚。2014年、2015年,大量生产商、贸易商被淘汰出局。

  90%的煤炭贸易企业已经消失了。曾经不起眼的“三元五元”,如今却是企业的生存权。在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总裁黄贵生眼中,这就是煤炭企业当下的生存现状。

  有市场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当前煤炭贸易利润很薄,很小的价格波动就会吃掉企业利润,甚至造成亏损。当从追求盈利最大化到维持生存底线,煤炭行业企业不得不重新考虑企业发展的战略问题。

  “从期货角度讲,原来贸易商贸易模式是和外矿谈判长协,这个叫作库存,原来行情好的时候这种模式是没问题的,订的货一直在增值,但是到了2014年、2015年情况变了,动力煤价格下跌,这种模式行不通了。这两年中贸易商行业企业淘汰是最多的。”瑞茂通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来自安迅思的统计数据显示,受市场以及煤炭行业脱困措施等因素的影响,近3年煤炭贸易商排名已经进行了大洗牌。在行业处境极为艰难的2015年,从事进口动力煤(含褐煤)业务的进口商已降至130家,而到今年可能已不足百家。而在2014年,同类型企业尚存340家。在煤价顶峰时期,国内大小煤炭贸易商数量或超过800家。

  曾经风光无限的广州港煤炭贸易如今已经显得十分冷清。据圈内人士透露,在广州港经营的贸易商数量越来越少,新进的贸易商则很难抢到市场份额。

  “如果煤炭行业没有出现产能严重过剩,也就没有煤炭电商平台发展的机会。”黄贵生表示。东煤交易从煤价尚在高位时就开始布局煤炭电子商务平台,试图挑战煤炭交易非标准化和熟人交易的传统规则,进行互联网售煤。

  据东煤交易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公司推出了东煤金保、东煤金仓以及东煤金单三种产品,通过取得国有大型企业煤炭货权、运用期货点价代理采购等方式来帮助相关企业加速资金周转和控制风险。

  “商品+电商+金融”三大板块协同发展、期现货共保稳定利润增长的供应链大平台战略上,已经起跑的公司中,瑞茂通同样内功精湛。

  从郑商所动力煤期货到船运费衍生品,再到新加坡离岸人民币期货,对这三个衍生品市场均有大量参与的瑞茂通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我们对贸易环节的各种风险进行了严密的管控。”

  他介绍称,动力煤期货上市之后,瑞茂通解决了库存风险、价格波动风险和部分融资需求。譬如,当瑞茂通在国际市场采购现货的同时在国内期货市场上进行套期保值锁定利润,规避价格下行风险;当公司所有库存面临预期价格下行的情况下,进行期货卖出保值;若公司需要提供资金支持,可以依托仓单或者港口库存向相关专业风险管理公司或者银行进行直接融资。

  “这种行业环境下,虽然不一定赚大钱,但一定不能亏,我们现在的策略是在眼下低迷的行情中维持生存。因为前期风险管控的原因,跌的时候比别人损失得轻一些,等行情好了,跑的时候跑得快。”这位负责人说。

  瑞茂通方面介绍,公司拟成立电子商务公司,将打造集采购、掺配加工、物流运输、销售、信息及金融服务等供应链要素于一体的电子商务平台。

  苦练期货内功转型煤炭电商

  大宗商品电商成为多个大宗行业转型的时髦话题,煤炭行业也不例外。

  “煤炭是大宗商品,2012年开始煤炭市场由供不应求转为产能过剩。如果没有过剩就没有煤炭电商平台的机会。”黄贵生这样说。

  2010年成立的东煤交易,在建立一个新型的煤炭共享经济生态圈的梦想中,用动力煤期货“画了一个圆”。

  东煤交易方面介绍,东煤交易平台上每月大约实现500万吨交易量,平台单笔订单的金额在1500万元到2000万元不等。平台上的客户,买卖双方均无需开设期货账户,也无需进行期货交易;东煤交易负责期货端控制,与产业客户的所有交易最终以现货形式完成,不改变贸易习惯;价格上涨趋势中,可以提高卖方售价;价格下跌趋势中,可以降低买方成本。

  “东煤交易平台开展的期货业务类型包括趋势套保、套利交易、进口煤期现套利等,充分利用期货市场的避险功能,为企业现货交易保驾护航。”公司相关负责人解释说。

  泰德煤网是一家提供供应链管理型煤炭流通服务的公司,年经营量约为1500万吨,是国内最早参与郑商所动力煤期货的动力煤企业之一。

  “2014年7月至2015年6月,泰德煤网陆续对200万吨现货动力煤进行了套期保值操作,交易量7000余手,期现合并计算盈利3000多万元,实现了套期保值目标。”泰德煤网相关负责人介绍称。

  这位负责人分析认为,2014年以来,大批煤炭贸易商倒闭、停业,原因有两个:一是企业对煤炭价格大幅下跌缺乏应对措施,按传统贸易模式操作,大干大亏小干小亏;二是银行对煤炭行业抽贷,企业资金链断裂,被迫退出。

  “从泰德煤网利用期货市场的经验来看,上述问题都可以通过期货工具解决。”他说。

  例如,2015年3月,期货标准的动力煤现货价格是430元/吨,泰德煤网有机会以400元/吨的价格一次性买断某煤矿1个月的产能,即60万吨。但此时企业面临两难选择:买,现货价格未来继续走低已经是共识,较低的采购价格不一定能够弥补现货销售价格下跌产生的亏损,存在经营风险;不买,现货采购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机会难得。

  “在公司期现部门讨论后,最终的落实步骤是,2015年3月20日,动力煤现货价格444元/吨时,在期货盘面卖出300手进行套保持仓均价为445元/吨,随后的一个月内,分三次追加2700手的卖出头寸,直到4月22日现货价格达到410元/吨时,期货端以408元/吨的价格对3000手空单进行平仓。”上述负责人表示,公司最终实现期货盈利弥补现货亏损,完成了套保目标。在套保之前,综合考虑了基差和现货价格变动趋势,选择在期货价格相对现货价格大幅贴水时入场,避免不利基差变动的影响。

  活下来的煤企会念“期货经”

  不仅是电商平台,一些在这轮大淘汰的竞争中活下来的动力煤企业表示,正是动力煤期货,让企业安稳地度过了这一轮少见的“荒年”。

  内蒙古一家上市煤企期货部门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公司的一大经营诀窍就是,通过做动力煤期货判断价格方向,对库存进行及时调整;同时对上下游电力、水泥、钢铁行业,也有更深入的了解。另外,公司还积极尝试期转现。去年,该公司曾与下游大客户成功完成了协议平仓、配对交货操作。对于公司方面减少了煤价下跌带来的损失,对方电厂也获得了价格较低且品质可靠的电煤。

  “动力煤期货对于煤种的选择、细分市场有指导意义。由于生产量远大于套保量,对于煤炭企业而言,做大量套保并不成立。但今年行业形势突变,动力煤价格止跌企稳。”上述人士表示后期不排除买入期货合约进行保值,建立虚拟库存。

  “期货套期保值直接解决的价格风险问题,间接解决的是企业的融资问题,通过期货套期保值操作,一方面可以保证企业微利运行,另一方面可使企业放心扩大规模,如果一个企业年贸易量从500万吨做到5000万吨,有稳定的盈利模式,融资就不是问题。”市场研究人士认为。

  瑞茂通相关负责人介绍认为,动力煤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通常面临三大风险:一是动力煤在国际贸易中的风险,包括价格下跌风险、汇率风险及煤质风险;二是国内煤炭贸易的风险,在近两年的动力煤价格下跌过程中,电厂往往提前调整价格,而电厂调价和煤矿调价中的时间差将是煤炭贸易企业的亏损期,这个亏损期越来越多、越来越长,环保成本及融资成本的提升也在限制行业利润;三是库存风险,价格的剧烈波动将导致库存价值产生巨大的不确定性。“针对这些风险,动力煤期货业务已经成为公司控制风险提升利润的重要抓手。”

  时下,煤炭B2B圈内流行着这样一个共识:目前大家最看好的衍生价值,一个是物流服务,另一个就是金融服务。对于电商平台来说,期货工具的介入,可以较低成本(期货杠杆)实现建立(虚拟)库存、锁定价格等功能,从而在资金方面拥有较大腾挪空间。



Powered by www.suin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