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知识 | 股票形态 | 技术指标 | 炒股技巧 | 看盘经验 | 美股港股 | 股指期权 | 专家股评 | 股市动态 | 书籍视频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看盘经验 > 深度:这个人影响了世界油价近20年 纳伊米的石油沉浮

深度:这个人影响了世界油价近20年 纳伊米的石油沉浮

2017-12-23 15:14:24 作者:aaron33 点击:

如果纳依米回顾自己担任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的时间经历,可能会发现是转了一个圈又回到原点。纳依米在1995年成为沙特来第四位石油部长。在油价三次周期性下跌中,纳依米一直选择利用沙特庞大的石油供应、及雄厚的财务实力来排挤成本较高的竞争对手。发生在叙利亚和也门等地的逊尼派和什叶派冲突,目前让沙特和伊朗互相杠上,这在纳依米的石油部长任期内是史无前例的情况。

  \

  历史在轮回

  如果纳依米回顾自己担任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的时间经历,可能会发现是转了一个圈又回到原点。纳依米在1995年成为沙特来第四位石油部长。两年后正赶上亚洲经济危机,当时他在印尼的会议上成功促成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达成增产协议。原本是要惩罚委内瑞拉超额生产的这个决定,成为OPEC历史上判断最失误的一次决定,导致油价当时腰斩至10美元/桶。

  近20年之后,80岁的纳依米又面临新一场供应危机,这次油价跌至六年低位,不到40美元/桶,较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峰值低100多美元/桶。而就像1997年在雅加达一样,今天的油价崩跌也是在纳依米自己的指挥下,出于同样的目的:守住沙特的市场份额,只是这次的主要目标是美国不断增加的页岩油供应。

  纳依米在职业生涯中努力避免重蹈前任亚马尼的覆辙。颇具传奇色彩的亚马尼在1986年遭到解聘,因其当时让沙特单方面减产以遏制油价暴跌的努力并未成功。与其相反,在油价三次周期性下跌中,纳依米一直选择利用沙特庞大的石油供应、及雄厚的财务实力来排挤成本较高的竞争对手。

  这种适者生存的策略意味着拒绝单方面减产,看看究竟谁能扛得住,直到其他产油国恳求沙特一起减产来支撑油价。资深OPEC观察人士暨PIRA Energy创始人、曾参加2000年初OPEC和俄罗斯之间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成功的合作谈判的加里?罗斯(Gary Ross)称:

  “纳依米每做一件事都不希望重蹈亚马尼的覆辙。纳依米准备主导市场,只有在遇到可靠的合作伙伴时才会减产。如今,从沙特的角度来看,他们没有盟友。”

  拉拢俄罗斯

  油市观察人士仔细揣摩纳依米讲的每一个字和做过的事,试图借此预测他未来的行动。这位老谋深算的部长总能找到办法与其他产油国联合行动,而不是独自减产。1997年油价暴跌后,纳依米通过发起一系列减产活动最终将OPEC带出了困境。当时在两国政治关系解冻的背景下,其主要竞争对手伊朗也对其策略给予支持。与此同时,在非OPEC国家墨西哥的帮助下,委内瑞拉也被拉上了减产这条船。

  在历经数个月的僵局后,2001年纳依米找到新盟友——OPEC最主要对手俄罗斯承诺加入减产行列,但之后违背承诺。2008年,由于油价在全球金融危机的余波中大跌,OPEC所有成员国迅速支持由沙特主导的减产提议。油价因而快速回升,为颇具争议性的水力压裂技术的新投资提供了资金,此一技术促使美国页岩油产量大增。

  而新供应来源加上中国经济放缓,造就最新的这波跌势。沙特石油业消息人士表示,即使原油价格进一步下挫,纳依米这次将坚持高供应水平的政策,直至找到愿意配合的伙伴。纳依米曾表示:

  “如果油价要跌,它就是会跌,任谁都无可奈何,但……在我们感到痛苦之前,其他人早就大为受创。”

  纳依米在去年中东经济调查中的这番话,是他目前想法最佳的写照。他过去不动如山,直到其他国家愿意加入沙特共同减产行列的立场却昭然若揭。

  孤立无援

  纳依米的问题是,如今他似乎比以前更加孤立无援。钦佩者和抨击者都认为纳依米是一流的人才,他推动OPEC政策配合产业线,而且可能的话会避开政治方面的影响,这点让他在业内深获敬重。然在中东,政治和石油总是密不可分。当政治介入时,即使最内行的谈判者可能也有容易失误的时候。

  发生在叙利亚和也门等地的逊尼派和什叶派冲突,目前让沙特和伊朗互相杠上,这在纳依米的石油部长任期内是史无前例的情况。除此之外,在OPEC内部,自从美国攻打伊拉克推翻前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后,什叶派占多数的伊拉克,实际上等于是伊朗的盟友,而这两个国家都有很大的增产潜力。

  在OPEC之外,俄罗斯在中东冲突事件中也与沙特对立。两个月前,俄罗斯加入叙利亚战争,但是是站在伊朗盟友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这边。同时很多沙特人认为,美国自身页岩油大发展促使华盛顿重新考虑美国在中东的军事承诺。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存在保护了利雅得,以换取可靠的原油供应。

  上周的OPEC会议就上演了一场内斗,各成员国在此次会议上未能就产量目标达成共识,这是数十年来破天荒的第一次。伊朗在会上表示,会在明年西方取消制裁后大幅度增加石油供应,而伊拉克表示也会增加出口。

  某大石油公司的管理人士称,虽然纳依米针对美国页岩油的策略起了作用,并且低油价也在开始压制竞争对手的产量,但伊朗的回归令事情变得复杂起来:“有时会让人觉得,沙特错误地估计了伊朗达成核协议、回归市场的速度到底有多快。”

  沙特政治的风云变幻

  作为一名沙特非王室高官,纳依米经历了从谨言慎行的公众人物到直言不讳的决策者的转变,全权负责沙特的石油政策,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油市关注的焦点。纳依米一直小心避免卷入沙特皇室的政治角力。

  今年政局的变化是纳依米所经历过最大的一次,新任国王萨尔曼拔擢新世代进入领导阶层,包括立他的侄子纳伊夫为王储,儿子萨勒曼作为副王储。现年30岁的萨勒曼在4月成为主导石油政策的决策者。他上月表示,沙特正努力减少各项补贴,并推动新的税制,好让该国能够在更长时间内忍受油价处于低档。

  部分人士将之解读为他支持纳依米政策的讯号,但他们也说沙特石油政策由纳依米一个人说了算的时代可能已结束。一名内部人士指出,已经有征兆显示一些变化正在酝酿中,不只纳依米及副王储会评论石油政策,沙特阿美)董事长法利赫及萨尔曼的另一个儿子、一直担任纳依米副手的阿卜杜勒阿齐兹也会发表评论。内部人士表示:

  “现在就好像沙特有了四位石油部长。所有人都在谈论石油政策,担任石油产业发言人。原本应该只有纳依米是石油部长,但他影响力渐失。”

  原文出自路透,金是新闻略有改动。



Powered by www.suinikan.com